AD
首页 > 资讯 > 正文

刘铁男一家三口均被调查 妻子代其变身公司股东

[2019-08-26 02:23:04] 来源:本站 编辑:小编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N据《环球人物》杂志闽南网6月1日讯眼下对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的调查仍在进行中,案件的全貌仍未展现出来,但通过已披露的细节不难看出,这是一起突出的官商勾结、官员家属牵扯其中的腐败案件。刘铁男及其妻儿、情妇徐某以及“裙带商人”倪日涛是案件中的几个关键人物。该案之所以突出,还在于刘铁男和倪日涛等所涉案情复杂,牵扯面广,甚至触及海外并购。另一方

  N据《环球人物》杂志

  闽南网6月1日讯 眼下对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的调查仍在进行中,案件的全貌仍未展现出来,但通过已披露的细节不难看出,这是一起突出的官商勾结、官员家属牵扯其中的腐败案件。刘铁男及其妻儿、情妇徐某以及“裙带商人”倪日涛是案件中的几个关键人物。该案之所以突出,还在于刘铁男和倪日涛等所涉案情复杂,牵扯面广,甚至触及海外并购。另一方面,该案也表明腐败官员在权力寻租的过程中,在不断变换着方式。

  徐某、倪日涛两个最关键的人物

  罗昌平在举报中称刘铁男涉嫌学历造假,所指的正是其曾在情妇徐某的帮助下获得了名古屋市立大学“修士学位”。其实,这只是个荣誉证书,而非学位证书,刘铁男因此请校方在其证书上加上相当于硕士的“学位”字样,并将“可以评价等同”改为“特殊培养授予学位”,但遭到拒绝。在刘铁男被调查后,记者曾与名古屋市立大学取得联系,校方表示,已就此事展开调查,但应该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出调查结果。

  至于刘铁男是如何结识倪日涛的,还要从倪日涛的经历说起。

  1955年出生的倪日涛,是温州市洞头县大门岛人。倪上世纪80年代曾赴湖南做过小型电力设备中间商,后任机械工业部发电设备服务中心干部、中国机电工业联销公司上海公司经理。1996年,倪日涛又成为上海中机能源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

  2000年开始,他以此为平台,整体租赁停产的国企四川雅安制浆造纸厂,利用租赁资产和人员新成立了雅安中竹纸业有限责任公司重启生产。此后短短几年,他在多个省区以租赁或重组等方式控制了一些陷入困境的造纸业国企。

  在2003年以前,国企重组需经原国家计委和原国家经贸委的审批,正是在为重组办理相关手续的过程中,倪日涛结识了在原国家计委任职的刘铁男。

  情妇妻子联手倪日涛三方合伙做“事业”

  2003年之后,刘铁男转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倪日涛与刘铁男妻子郭静华的合作也随即开始。

  随着仕途“高升”,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刘铁男和倪日涛的关系也更为紧密,双方一起做点“事业”的想法也由此产生。

  这时的刘铁男首先想到了远在加拿大的徐某。就在出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的那年,刘铁男把熟悉加拿大法律的徐某介绍给了自己的妻子郭静华与倪日涛,希望她能帮忙在加拿大成立公司。2003年6月,倪日涛和郭静华合伙在加拿大卑诗省成立加拿大绿色资源有限公司(简称CGR),倪占90%股份,郭占10%。几乎与此同时,倪日涛还在加拿大独资注册成立山威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山威投资),徐某担任CGR和山威投资两家公司的总裁。刘铁男一家、倪日涛、徐某三方之间因此建立起紧密联系。

  2005年12月,郭静华将所持的CGR公司股份转至其当时正在加拿大留学的儿子刘德成名下。

  山威投资成立后,倪日涛又着手成立了“山威系”的许多公司,其中包括成为日后刘铁男案中焦点的山威林业。

  2008年4月9日,倪日涛与刘德成在北京华润大厦22楼签署协议,确认后者担任山威林业董事之职。

  刘铁男儿子春节前就被限制自由

  刘铁男的妻子郭静华原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处级干部。郭静华通过把股权转至儿子名下,把其子刘德成也牵扯进去。另据报道,刘铁男之子的3个汇丰银行账户曾多次收受倪日涛公司的巨额汇款。

  去年12月7日,在罗昌平实名举报刘铁男之后,倪日涛亲自出面回应:“我与刘铁男熟悉,他的儿子刘德成也确曾在自己公司上班,但我和刘铁男没有业务往来,他也没有批复我任何项目,银行贷款我都没有贷到,贷到也是正常合法贷款。根本没有往刘德成账户打钱这回事。并且,当时CGR注册资金才10万加元。刘德成只占10%的股份,而且是实际到位的资金,不是干股,早已退掉股份了,现在已经没关系了。”

  2013年春节之前,刘德成被限制自由,先于刘铁男开始接受调查。今年5月,刘铁男妻子郭静华与刘铁男同时被相关部门带走。一家三口均被调查,似乎表明权钱交易、家属经商的一些证据,已为中纪委所掌握。

  □揭秘

  情妇举报骗贷落空

  在刘铁男案中,从现在的情况再返回去看当年的事情不难发现,倪日涛在加拿大成立那些公司的唯一目的就是骗取贷款。其骗贷手段之复杂、细密好似变戏法一般,再加上身居高位的刘铁男暗中运作,骗贷几乎得手。但令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问题竟然出在了刘铁男情妇徐某身上。

  2005年6月,卑诗省法院通告记载了一桩收购案,被收购方是一家被破产清算的纸浆生产企业斯基纳纸浆厂。倪日涛的CGR先后以429万加元和330万加元的价格,购买了该企业的资产设备和土地,并在2006年6月转让给山威林业。紧接着,山威林业又以150万加元购得斯基纳纸浆厂的剩余资产。

  在山威林业收购斯基纳纸浆厂的同时,倪日涛也开始运作以自己名下的中竹控股来收购已被山威林业买下的斯基纳纸浆厂。事实上,斯基纳纸浆厂早已属于由山威投资有限公司控股的山威林业,山威投资和中竹控股又都在倪日涛名下。山威投资不到1000万加元收购的企业,却要作价2.02亿加元“卖”给本家的中竹控股,而这笔“收购款”又来自国内贷款。“自己收购自己”,这就是骗贷的关键所在。

  在这期间,倪日涛又用伪造的文件骗到了国家发改委对并购案的核准,刘铁男也利用手中的权力试图促使银行尽快放款(中国进出口银行7339.27万美元,民生银行1亿3788.24万美元)。“当时国内银行到现场去考察了,诈骗几乎成功。”知情人士说。

  但在诈骗几乎成功的节骨眼儿上,徐某害怕了。徐某感到风险实在太高,不敢继续做下去,就提出了辞职,还亲自找到刘铁男要求阻止该项目。结果,刘铁男站在了倪日涛一边,而倪则认为“徐某知道的事太多”,对她发出了几次死亡威胁。为了“自保”,徐某从2011年开始向国内媒体寄送揭发骗局材料,后又主动举报了刘铁男更多的问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