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旅游 > 正文

会“功夫”的铁路“黑玫瑰”——记广西第一代女火车司机

[2019-09-18 22:22:16]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会“功夫”的铁路“黑玫瑰”——记广西第一代女火车司机新华社南宁4月17日电(记者林凡诗、吴思思、郭轶凡)“绿灯,正线通过!”在广西柳州市柳州机务段,坐在内燃机车车头模型内的杨玉珍和老姐妹们忍不住摆起当年的架势,眼神中难掩兴奋,虽已年过花甲,精神头却与40年前无异。杨玉珍和她的10个老姐妹,有一个特殊身份:广西第一代火车女司机。1950年,新中国

  原标题:会“功夫”的铁路“黑玫瑰”——记广西第一代女火车司机

  新华社南宁4月17日电(记者林凡诗、吴思思、郭轶凡)“绿灯,正线通过!”在广西柳州市柳州机务段,坐在内燃机车车头模型内的杨玉珍和老姐妹们忍不住摆起当年的架势,眼神中难掩兴奋,虽已年过花甲,精神头却与40年前无异。

  杨玉珍和她的10个老姐妹,有一个特殊身份:广西第一代火车女司机。

  1950年,新中国第一位女火车司机田桂英当选全国第一批劳动模范。一时间,田桂英和她的“三八包乘组”火遍大江南北,各地陆续掀起培养女火车司机的热潮。

  在广西,杨玉珍和其他10位女同志成了时代的弄潮儿。二十出头的她们1977年从柳州铁路司机学校毕业后,没过几个月,便接到了一个“特殊”任务——成立柳州铁路局女子“三八包乘组”。

  1436包车组工作人员合影。(资料图片,受访者供图)

  彼时,内燃机车开始活跃在中国铁路舞台,成为火车司机是个倍有面子的事儿,但也是个苦累活,需要熟悉火车的各种操作和紧急应对措施,还得克服艰苦的工作环境带来的种种障碍。

  “当时征求意见,我们11个人都义无反顾地签下了同意书。”“三八包乘组”成员吕莎说,她们都相信,男同志能做的事情,女同志也一样可以。

  这股不服输的劲让她们倍加刻苦努力。“为了打牢基础,在机车里摸爬滚打,脏与累是家常便饭,整个学习节奏就像打仗一样。”杨玉珍说,这也让她们对每一根电路、每一个线号都倒背如流,练就了过硬的技术能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1978年1月,“三八包乘组”的姑娘们全部顺利通过实习考核,被分成两组进入运用车间。一组登上红旗车1745机车,另一组登上1436机车,正式开始跑车生活。

  吕莎和杨玉珍小组负责的1436号机车往返于金城江和柳州。跑车半年后,她们当上副司机,除在机车行驶时跟司机标准作业和信号应答以外,还要进到火车机器间,检查设备运行情况。“机器间噪音大,也很热,夏天进去一下全身就湿透了。”杨玉珍说。

  3月7日,广西第一代女火车司机在柳州机务段再聚首,并在内燃机车模型前合影。新华社发

  女司机心细,还爱干净,每次跑完车,都要进行机车保养。杨玉珍回忆道:“那时候就拿着棉纱,从车顶到底盘,包括底下的发动机和轮毂,我们都要擦得干干净净。”车是干净了,女司机们身上全蹭上了机油和泥沙,个个灰头土脸,被大家戏称为“黑玫瑰”。“三八包乘组”的名气也因此打响,大家都说,每当看到特别干净的车,就知道准是她们的车。

  跟一趟车少则几小时,多则十几个小时,路程中要随时保持清醒,而长时间的工作难免会疲惫。“实在困得不行我们就吃辣椒。”吕莎说,不少火车司机随身备着辣椒,用来提神。

  在当时,受限于设备和技术,许多操作都需要人工完成。杨玉珍说:“换闸瓦、单手接路牌这些男司机能做到的,我们也丝毫不差。”她们在调车作业中练就了飞乘飞降的功夫,学会了单手提重物上机车、单手成弧线下车的本领,最后手臂上全是肌肉。

  1979年1月,柳州铁路局综合考虑,取消女子“三八包乘组”。这一年的短暂工作经历却成为这11位女司机一生中最难忘的回忆。“自那之后,不管做什么工作,我都是认真细心,特别有责任感,再苦再累都不怕。”杨玉珍说。

  广西第一代女火车司机在内燃机车前合影留念。(资料图片,受访者供图)

  近日,女子“三八包乘组”的同事们从全国各地赶到柳州重聚,在动车模拟操作间里,“黑玫瑰”们体验了一把动车的操作,切身感受到这些年铁路的变化。

  “以前所有区间的路线,哪里是下坡,什么时候加速、减速,都要背下来。现在都由电脑控制,更准确,现在的司机真是太幸福了。”吕莎说,高铁动车已成为她出门交通工具的首选。

  1997年,中国铁路第一次大面积提速。自1997年至2007年,中国铁路历经6次大提速。随着“四纵四横”高铁网基本建成,风驰电掣的高铁正在改变人们的生活。中国高铁,已成为中国走向世界的一张名片。

  “现在我跟我孙子说,以前奶奶就是火车司机,孙子会很崇拜地看着我,我就感到很自豪,而让我更自豪的是祖国铁路的发展变迁。”杨玉珍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查看更多:司机 火车 机车 柳州

为您推荐